首页 | 中心动态 | 中心简介 | 合作方介绍 | 中心人员 | 外聘专家 | 学术研究 | 学术资源 | 研究资讯 | 研修学苑 
·我中心作为主办单位之一的东北三老... 05-15
·副校长陆杰荣出席我校首届宗教学成... 03-16
·副校长陆杰荣会见香港旭日集团董事... 03-16
·研修学苑佛学院简介 10-08
·研修学苑宗教学本科/预科2015年秋季... 04-28
·手机pc蛋蛋幸运28研修学苑... 05-12
国家宗教事务局 教育部人文社科网
中国佛教学会 中国佛学网
佛教在线 佛学研究网
中国佛学院 佛教导航
中国佛教信息网 中华佛典宝库
香港西方寺 中国佛教网
朝阳佑顺寺 戒幢佛学教育网
香港菩提学会 国学网
人大佛教研究所 在线佛教辞典
 
  合作方介绍
当前位置: 首页>>合作方介绍>>正文
 
 
菩提路上——永惺长老传(二)
2012-04-16 17:04 永惺 

冰天净土

    1942年的秋天,清安寺中的老少和尚,都乐孜孜地讨论着一个传遍东北各大寺院的一个话题——哈尔滨极乐寺的住持,定西老法师将应邀到长春般若寺传授千佛大戒。这确是天大的喜讯。这等于是一所多年未公开收生的著名大学,现在宣布招收学子一样,引起了东北各地寺院的极大反响。
    作为一个决心出家为僧的人,假若只剃度而未受戒的话,那是及遗憾的事,甚至可以说为完全进入佛门,但乱世当前,传戒活动并不容易。因为这需要在名山巨刹里,由大德高僧主持引戒下,才得以成事。
    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永惺岂能坐失,为求受戒,他请准了寺中众僧侣的同意,并在主持的引介下,星夜前往长春第一名刹“般若寺”。

东北三老

    这里有必要稍稍介绍一下几位对永惺日后的成长有极大影响的法师——倓虚法师、定西法师、乐果法师等对东北佛教界的影响。这三位被誉为“东北三老”的大德,不但在东北时期是永惺的老师,而且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密切,并延续到五、六十年代至香港期间的弘法活动。
    先说倓虚法师,他出家前已深研佛学,曾在东北营口的宣讲堂任宣讲员,后开设医馆行医,悬壶济世。四十三岁出家,后南下宁波依谛闲大师受戒,并学习天台教法。他教理精深,成绩卓越;极受谛老重视。事实上,谛老有感自己的弟子都是南方人,东北佛法衰微,多次提出希望倓虚北上弘法。倓虚不负老师期许,四十七岁以后,弘法东北各地,四处修寺建庙,讲经教学不断。有感当时僧人文化及佛学水平低下,他很重视僧材的教育,差不多每创一所丛林式的大寺,必设一佛学院,培植弘法讲师,可说开东北僧学的先河。
    倓虚曾在哈尔滨得极乐寺担任住持六年,在退座时,他向地方的诸大护法推举多年来在极乐寺协助他处理事务的定西法师续任。1905年前后,未出家的定西继倓虚在营口宣讲堂任宣讲员,其后两人经常一起研究佛学。1923年在倓虚介绍下出家,成为文思敏捷,法行超卓的僧人。定西住持哈尔滨极乐寺,前后七十年,历经“九·一八”事变、日军占领东北、伪满洲成立、八年抗战、东北的国共战争等动荡时局,惟他以方外人的身份,坚持讲经弘法,不预世务。
    乐果法师与倓虚法师相识于营口宣讲堂时期,乐果当时尚未出家,是护持宣讲堂的地方人士之一,两人经常一起讨论佛法。乐果对《金刚经》最有契悟,演说流畅,被誉为“陵金刚”(法师俗家姓陵)。乐果出家后,参访东北和江南各大寺院,曾驻锡宁波观音寺任首座。1947年,漫天战火之际,回营口接楞严寺禅定老和尚之住持法杖。他不畏时局艰辛,接任后为安僧和弘法,即办佛学院,未几时局恶化,乐果投奔青岛湛山寺。不久,就转至香港,与定西一起辅助倓虚老和尚,在华南学佛院任教授课,培育僧材。

般若寺受戒

    般若寺1941年得传戒,是第二次了。首次在1936年。其时倓虚老和尚由青岛赶来,担任传戒和尚,戒子多达一千多人。倓虚老法师在《影尘回忆录》中曾说:东北一向传戒时少,偶尔传一次戒,到很多人。1936年般若寺传戒,新戒到一千三百多人,加居士、老戒师,加伙计等,上下有一千六百至一千七百人吃饭,每天用三十多袋面粉,厨房里二十几个壮小伙子,专管和面。
    由于1936年传戒的影响深远,五年后的这一次传戒,更是轰动东北的佛教界。永惺的父亲知道儿子决心到长春去受戒,也很感欣慰,买了米粮作路费让永惺到长春去受戒。因为按规定,戒子必须年满二十。可幸这位身裁高大、样子俊朗的小沙弥,因为求戒的态度恳切,而且经过五年在增福寺和清安寺的学佛经历,他行住坐卧四威仪都显得自然得体,经忏和佛理亦有一定的造诣。加上与他一起前往受戒的师兄们,都都纷纷替他说好话,并极力引荐,最后还是破格地被录取了。
    1941年传戒,到来的忍更是挤拥,单戒子就有一千四百多人,加上全寺上下僧众及居士等,近二千人的伙食张罗,在漫天战火的东北,也够吃力的了。当时任住持的善果法师是个出名关心年青学僧的和尚,他在时势艰难之际,仍苦撑传戒的法坛,甚至在1936年由倓虚法师主持传戒后,还在新戒弟子中,选出六十名优秀的青年,在般若寺中办了一所佛学院,施以六个月的佛学讲习,前后办了六期,为东北培养了几万名初级僧才,后来又选出二十几名成绩优良者做研究生。这批研究生中有不少是日后弘法世界各地,极有成就的僧人。
    要解决两千多人的伙食难题,善果法师不得不在有限的米粮中,混进一桶又一桶的粗康。那些粗康,一般都只是用作牲口的饲料,但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啊!
    几十年以后,永惺还清楚地记得,受戒前,在般若寺的学习生活中,守的是过午不食的寺规,但所谓早食,也只是沙石兼而有之的米糠稀饭,没油盐的菜汤面上浮着一条条的菜虫。这可是他自懂事以来最难下咽的伙食啊!起初他心里想,这是专为考验我们这些新戒弟子而有意设计的伙食吗?他有点抵受不住了,尤其是正值当长的青壮之年,晚上肚子饿的令人发慌。几个般若寺的小沙弥与他年纪相若,大家凑在一起无所不谈,见他可怜,几个人还一起混进厨房里,每人拿了只菜椒就往嘴里塞。知道今天,永惺还说那是他生平吃过最甜的辣椒呢!但几天下来,看到寺中上下僧侣,过堂时对着盘中的菜饭,都甘之若饴,他知道,这可是一个真正的僧人应有的、面对艰难生活的坚忍态度。末了,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一现实,并将之作为日后生活的操守之一。
    永惺在般若寺经过“三师七证”的佛家三十五天的戒律熏陶,圆满了沙弥、比丘、菩萨三坛大戒,也圆满了平生之愿。这次传戒,传戒师是定西老和尚,引礼师是哈尔滨观音寺的圆照法师。

 雪国中的佛学院

      永惺五年前剃度出家的凌源县增福寺,也来了两位青年僧人,与永惺同坛受戒,那就是演增和演真。增福寺的常修老和尚还念念不忘永惺这位经忏法事水准一流的弟子,汇来了三人的路费,要永惺跟随两位师兄回增福寺去。经历过在清安寺阅经和受戒前的戒律学习,永惺深觉佛学渊如大海,必须浸淫其中,才会有真正的领悟,他下定决心,希望能进一步的深入经藏,研究佛理。
    下定决心以后,这位新戒的少年僧人,没有回增福寺去,而是追随着他的引礼师圆照法师,到了黑龙江省哈尔滨观音寺,入该寺所办的佛学院读书,这是永惺正式接受佛门教育的开始。回忆观音寺佛学院的几年学习生活,永惺不无感慨的说:“哈尔滨虽说也是东北地区,但语言已差去甚远,课堂上讲的大多听不明白,唯有自己下课后再三的阅读,有些经文还坚持强记背诵。可幸这几年细细地看了不少佛经和教理的书籍,是他打下佛学义理基础的重要时期。十二岁离开私塾,现在再次回到课堂中去当学僧,也没有什么不习惯。自此,他身心安顿下来,埋头向学。
    观音寺位于中国东北最北部的松花江畔,松花江流域的冲积平原之中,由专修老和尚开山。在倓虚法师弘化东北后,专修老和尚深受影响。虽然他没有什么文化,却洞明佛教喜舍之理,愿退居住持之位,献出观音寺为佛学院,以培养僧材。倓虚法师深感其诚,特遣圆照法师来哈尔滨出任住持,开办观音寺佛学院。为免佛学院后顾之忧,专修老和尚更发大慈悲,自愿为佛学院经费向十方化缘。
    这里的寒冬,冰封雪飘的日子连绵七、八个月,观音寺地处荒幽,四野并无村落,远离尘俗。正是这遗世独立的环境,寺僧们才可静修,学僧们才可避过战乱的纷扰。只是,为了让几十个青少年学僧安心于佛学,无论是冰寒三尺或是风雪连天,专修老和尚都是在出晚归的,可能是化缘去了吧!也可能是为了学僧们的衣食去赶经忏了吧!几十年以后,永惺回忆起这段白山黑水的日子,在这块冰天净土上的生活,他总会动容。他深情地说,那时候的他是无忧无虑的,每到课余,黄昏日落总约同几个特别爱玩的学僧,跑到结冰的河面上嬉戏,一轮互执雪球以后,接着就是将脚下的布僧鞋代作溜冰鞋在冰上滑溜,溜着溜着,人又一下子的跌坐在上……
    年青的学僧是在嬉戏,但也是在翘盼着专修老和尚回家来。他们想,自己穿着厚重的棉衣,在寺中的课堂又有煤炉取暖,还觉得冰寒刺骨,而老和尚总是衣衫单薄,朝寒晚冻,还是早回来的好。况且老和尚每次回来,总得总得经过河对面的荒村,那里野狗猖狂,常当道地追人就咬。天入黑,情况更令人挂虑。
    记得有一次,永惺和几位学僧远远见到老和尚的身影出现。河那边是一排排的高耸但已光秃的白桦树林,专修老和尚一身洗得灰白的僧袍身影,在明晃晃的雪地映衬下,正匆匆地独行而来。眼见快要来到结冰的河面上了,同学们都一如往日般奔跑过去欢迎老和尚的归来。就在这时,十多只来势汹汹的野狗在他背后一拥而上,说来奇怪,刚才还不见踪影的畜牲,竟可突然群拥而至。
    同学们给眼前景况吓呆了。要赶过去救老和尚吗?可说是鞭长莫及,就是一口气跑过去,也有几百尺之遥,恐怕老和尚都遭逢不测了。正当同学们惊慌失措,高呼大叫之际,只见老和尚一下子脱下僧袍,团成一卷,拿在手中。他双目凝神,双脚分开,稳如泰山地立定在雪地中央,这样一来,群狗反而被老和尚的威仪镇住了,一时间不敢再上前来了。
    在形势对峙间,学僧们急促赶过去,野狗此时也试着向老和尚进攻,只见老和尚突然伸展手上的僧袍,左挥右舞,神勇地与野狗团团而战。野狗突然啮着僧袍,死咬不放,老和尚也不示弱地用力据挣,纠缠间,几十个学僧赶来了……老和尚筋疲力尽,拖着被野狗啮破的僧袍,被前来救援的学生拥着回寺去。
    几十年以后,专修老和尚留给永惺的印象,岂止是他挥舞僧袍,力战野狗的场面。老和尚对学僧们的体贴关爱、为僧伽教育事业付出的个人努力和牺牲都直接影响了永惺的一生。

关闭窗口
 

手机pc蛋蛋幸运28  地址: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南大街58号
电话:024-62602019  邮编:110136
ICP备案号:辽ICP备 05001361号